揭秘:關于褚玉璞的民間故事
2019-06-17 12:12:08  來源:NET1640

“出京二天子” 褚玉璞的傳聞軼事至今在汶上坊間廣泛流傳。

清朝光緒十二年(1887年)七月的一天,汶上縣西九區褚家莊(現為梁山縣拳鋪鎮褚家莊)一帶狂風卷著冰雹持續了近兩個時辰,風刮倒了樹,冰雹砸透了屋,整個村莊雞飛狗跳,人們叫苦連天。此刻,一頭黑花牦牛瘋跑進一個農戶人家的堂屋,鉆進床底發出哞哞的叫聲。不一會就夾雜著嬰兒的啼哭聲,風停雨止,男主人驅趕床底下的牛時,牛早已無蹤影。女主人懷中的嬰兒卻望著男主人笑了。男主人便去了永安寺,燒上三爐香,嘴里叨念蒼天保佑牛神轉世的嬰兒。他的念叨被別的香客聽到,這樣褚玉璞是牛神轉世的消息很快傳遍了十里八鄉。

揭秘:關于褚玉璞的民間故事

童年時的褚玉璞家境異常窘迫。十九歲時仍是一貧如洗,被逼迫外出乞討謀生。當乞討到微山湖畔的五營村附近時,開墾了六小畝湖地才勉強填飽了肚子。是年,秋收莊稼收成非常好,卻被當地的土豪惡霸強收了莊稼,褚玉璞在壓抑中咆哮了。操起兩把菜刀闖入惡霸家,砍死了他的父親。惡霸糾集了幾百號人追殺褚玉璞,揚言要把他千刀萬剮。好漢不吃眼前虧,萌生回老家避難的念頭。惡霸帶人窮追不舍,一直追到褚家莊,褚玉璞見勢不妙,逃進了永安寺,躲藏在正殿堂和西廟房之間的過道中。過道里蜘蛛網密集的看不到天空,上面還飄落著雞毛和柴火。幾百號人親眼見他逃進永安寺,卻沒有找到人影,打聽鄰近的百姓時,百姓們說,褚玉璞是牛神轉世,幾百號人頓時嚇得魂不附體紛紛抱頭鼠竄。

性格暴躁的褚玉璞咽不下這口氣,他聯合了一幫汶上、鄆城的無業游民重返微山湖畔,直至把惡霸打死。后來他干起了強盜,被當地人稱為伙匪,專搶富紳。由于恪守“不危及貧家,不侮辱‘肉票’人格(綁架富紳老人、孩子等向其索要錢物,坊間也有‘架肉蛋’的叫法)不強迫破產贖人”規矩。一些富紳甚至對他感恩不盡,紛紛為褚玉璞提供各種線索。俗話說:“紳助匪勢,匪壯紳威。”褚玉璞一時名聲大振。許多小股匪幫也投靠了他。勢力如日中天。購置了槍支彈藥, 1912年時褚玉璞的人馬已過三千,驚動了官府。清政府駐山東的吳長善奉命督師追剿褚玉璞。打了他一個落花流水,被迫逃亡上海,打聽到上海督辦陳其美是他的遠房親戚,很順利地加入了革命黨指揮的國民軍,編入張宗昌的騎兵團任連長,至此褚玉璞開始了軍閥混戰角逐的金戈鐵馬的生涯。

揭秘:關于褚玉璞的民間故事

1925年張作霖任命張宗昌為蘇皖魯總司令,褚玉璞任軍長駐守濟寧。十月孫傳芳聯合馮玉祥反奉進軍蘇皖地區,在徐州一帶和褚玉璞的部隊發生沖突,激戰半個月,可謂血流成河,褚玉璞身先士卒立下了汗馬功勞。1926年三月下旬直系軍閥李景林被馮玉祥的西北軍戰敗,只得聯合張宗昌組成了直魯聯軍,褚玉璞升任副司令。第二年直魯聯軍北上,褚玉璞率軍占領了天津。在秦皇島軍事會議上被任命為直隸督辦兼省長。褚玉璞的官運到達頂點。

褚玉璞為鞏固位置,培植勢力,軍隊中安插了無數親戚或鄰居,許多汶上的無業游民官、僚政客紛紛投奔他謀求生計或官職,褚玉璞鄉土觀念深厚,隊伍中連排工兵多為汶上人。天津當時還流行一句話:“會說汶上話,便把洋刀挎。”褚玉璞的母親褚王氏是當時汶上玉皇廟人,系山西太原王江祖后裔,和汶上棗杭村王氏家族是一家。褚玉璞把王氏家族人視為娘舅家人,棗杭人王全彬被他任命為單縣縣長,王維貞任命為濟南府軍法科科長,凡和棗杭王氏家族沾親帶故的人都得到了不少恩惠,沛縣的兩任縣長分別為南旺的白光化、李發賢,高村的高恩浦為山東省政議員,后改任縣長。據不完全統計褚玉璞任命的道尹兩人,縣長三十人均為汶上人。汶上發生了“紅槍會”事件。惹怒了張宗昌,揚言血洗汶上,褚玉璞之弟褚玉鳳立刻致電褚玉璞讓他設法挽救汶上,褚玉璞軍訓時故意大聲對部下說:“他如血洗汶上,我便血洗他掖縣方圓一百里。”張宗昌知道褚玉璞的脾氣,怕他蠻干無奈取消了血洗計劃。汶上百姓對此感激不盡。在西門外北彥章廟廟門口右側為褚玉璞立了一塊德行碑:一縣大善。汶上人稱呼為“出京二天子”。

揭秘:關于褚玉璞的民間故事

褚玉璞從一個土匪成為直隸督辦并抹下歷史上深厚一頁,肯定有必然原因。過人獨到的本領、驍勇善戰槍法神奇是他與只會夸夸其談、文過飾非、搜刮民財、搶占民女軍閥的不同之處。但他強制發行”直隸省金庫兌換券”撓的民不聊生是事實,殘害革命黨人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最后被活埋也是事實,但他官至頂點時不忘家鄉,還做出了一些千古流芳的好事。如今季節輪回,時過境遷,提及褚玉璞時,我們最好歷史的評論他。一分為二地說,他被譽“一縣大善”是不為過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体育彩票销售点申请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