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家騮早年為什么不受待見 這和什么事情有關
2019-06-17 08:12:36  來源:NET1640

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第三個兒子袁家騮,是袁家后代中成就最高的一個。袁家騮(1912—2003),出生于河南彰德府(安陽)老家,后來赴美留學,成為著名的華裔物理學家,最重要的貢獻是在高能物理研究領域,曾兩獲美國科技大獎。他的夫人吳健雄更了不起,被譽為原子物理學皇后、中國的居里夫人,是世界第一顆原子彈研制人員中唯一女性。70年代,袁家騮吳健雄夫婦多次回國,受到周恩來、鄧小平等領導人的接見。

袁家騮早年為什么不受待見 這和什么事情有關

(袁家騮與吳健雄回國,受到周總理接見)

袁家騮是袁克文(1889-1931)與姨太太薛麗清所生。這位姨太太是北京八大胡同一處清吟小班(上等妓院)的頭牌姑娘,膚白貌美,舉止文雅,她還有兩個名字——雪麗清、情韻樓。袁克文對她一見傾心,稱她“溫雪”“雪姬”,把她娶回家中做姨太太。

袁克文娶過五房姨太太,薛麗清是第一個。但是,兩人在一起之后,薛麗清卻并不滿意,她說:“予之從寒云也,不過一時高興,欲往宮中一窺其高貴,寒云酸氣太重,知有筆墨而不知有金玉,知有清歌而不知有華誕。”她嫁入豪門,向往的是錦衣玉食、奢華富貴的生活,但哪想到袁克文雖貴為大總統的二公子,但卻是位文人墨客,生性恬淡,一點兒也不像其他富二代那樣紙醉金迷、聲色犬馬。

薛麗清懷孕時,袁克文把她送到河南項城老家,在項城產下一子,就是袁家騮。然后母子二人又回到北京袁府。當了母親之后,薛麗清玩兒的時間更少了,這樣的日子讓她倍感寂寞,“寧可再做胡同先生,不愿再做皇帝家中人也”,所以她重回煙花巷,把幼子袁家騮留在了袁家。

1915年9月16日,袁世凱大壽,按規矩,袁家的孩子要行禮祝壽。老袁看到孫輩中有個兩三歲的小孩以前從沒見過,便問這是哪房的孩子,一旁的管家回答:“這是二爺給您新添的孫少爺。”這個小孩就是袁家騮。

袁世凱立即對袁克文說,把袁家騮的母親找來,我要看看。但是這時薛麗清早就遠走高飛了,袁克文沒辦法,只能再去八大胡同,找來自己的另一個相好,叫小桃紅來充數。小桃紅就成了袁克文的三姨太,也成了袁家騮的養母。

小桃紅在袁府住了三年多,在袁家騮6歲的時候,小桃紅重蹈薛麗清的覆轍,再次離開袁克文,去天津重張艷幟,更名為秀英,又名鶯鶯。她只是受不了袁府的清規戒律,而對袁克文仍然是舊情難忘,后來兩人還一起去看電影。但是袁家騮又成了沒娘的孩子,袁克文只好把他交給正室夫人劉梅真撫養,隨劉梅真住在天津英租界倫敦道(今成都道93號世界里)。

袁家騮早年為什么不受待見 這和什么事情有關

(今日天津世界里)

劉梅真有兩個親生兒子,老大袁家嘏,老二袁家彰。袁家騮的生母出身青樓,袁家騮自然是矮人幾分,不受待見,所以也慢慢變得沉默寡言,這種性格到他成年以后也沒變過。

袁克文一會住在北京,一會住在天津,一會住在上海,有錢就風流快活,沒錢了,就賣字賣文,繼續風流快活,所以基本上也不管孩子。不過他倒是挺喜歡袁家騮,因為袁家騮智商高,有才,他小時候寫過一首《詠雪》詩:“入夜寒風起,彤云接海橫;紛紛飄六出,路靜少人行。”袁克文看了之后高興得不得了。袁克文是梨園名票,袁家騮對京戲也很感興趣,袁克文請著名琴師楊寶中教過他拉京胡。

1926年,袁家騮到天津南開中學讀書,一個多月后轉入新學書院。這是英國基督教倫敦會用中英庚子賠款創辦的學校,整個校園是青灰色的英國古堡式建筑,新學書院開辦之初得到過袁世凱的支持,所以學校大禮堂里掛著袁世凱的巨幅全身大照片,還有一塊牌匾,上書“袁宮保堂”四個字。袁家后人也都在這所學校念書。

在新學書院期間,袁家騮開對物理學產生了越來越濃厚的興趣,把零花錢都花在購買礦石和電器元件上,自己組裝收音機。1928年,袁家騮考入法國天主教耶穌教會創辦的天津工商學院附中(今實驗中學)讀高中,畢業后升入天津工商學院(今馬場道外國語學院所在地)就讀工程學,兩年后轉入北平燕京大學物理系,讀完本科,升入燕京研究生院。他對剛剛發明的無線電發報技術產生了濃厚興趣,燕大校長司徒雷登也喜歡研究無線電,再加上袁家騮的身世,所以他也注意到袁家騮這個學生。

袁家騮早年為什么不受待見 這和什么事情有關

(天津外語學院)

1931年袁克文去世后,袁家家道中落,今非昔比,袁克文出殯的錢,都是他在青幫的徒弟們湊的,可見袁克文這一房,確實沒什么錢了。袁家騮研究生畢業后,本來可以出國深造,但出不起學費,袁家騮只能回了天津,到六叔袁克桓做副總經理的開灤煤礦工作。

司徒雷登覺得袁家騮是個人才,希望他繼續深造,所以通過自己在美國的關系,為袁家騮申請到了去美國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留學的獎學金,直到此時,袁家騮的命運才得以改變,走上了人生最正確的一條軌道。可以說,司徒雷登是袁家騮生命中遇到的最大一個貴人。

登船去美國時,袁家騮身上只有40美元,他乘坐的是簡陋的三等艙,在近20天的航程中,每天買船上最便宜的咸魚充饑,到達目的地時,體重下降了十幾斤,身上剩下25美元。好在他度過了人生最困難的階段,接下來就是光明大道了。

1940年,袁家騮獲得博士學位后,進入美國無線電公司研究所工作。1942年,他與在加利福尼亞大學柏克萊分校認識了六年之久的吳健雄博士結婚。婚禮在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院長、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密立根教授家中的花園里舉行,院長和夫人親自主持。1947年,他們的獨子袁緯承出生。袁緯承如今也是物理學博士,與美國姑娘結婚,生下一個女兒。1954年,袁家騮加入美國國籍。

袁家騮早年為什么不受待見 這和什么事情有關

(袁家騮與吳健雄)

1973年,袁家騮和吳健雄夫婦回國省親,10月15日,周總理在人民大會堂天津廳接見他們夫婦。袁家騮夫婦這次在中國停留53天。此后,二人多次回國訪問、講學。

1984年9月,袁家騮夫婦到中國,鄧小平接見了他們。也是在這一年,袁家騮被聘請為天津南開大學名譽教授,回到了闊別四十多年的天津。那一年12月,袁家騮到天津后,第二天一早,他就避開家人,獨自一人去了新學書院所在地——今大沽北路與赤峰道交口位置。可惜沒有找到自己的學校,問過之后才得知,在1976年的大地震中,新學書院的老校舍全部被震毀了,變成了新建的天津第十七中學大樓,只有馬路對面的馬大夫醫院,還差不多是過去的樣子,不過已經改為人民醫院(今口腔醫院)。后來袁家騮還被聘任為天津實驗中學的名譽校長,這是他當年讀高中時的母校。2003年袁家騮在北京協和醫院逝世。天津實驗中學在思學樓前為他立起了一座高2.5米的銅像,是天津美術學院著名雕塑家于世宏的作品。

袁家騮早年為什么不受待見 這和什么事情有關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体育彩票销售点申请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