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三個居里夫人 女物理學家吳健雄,何澤慧和王明貞
2019-06-17 02:11:59  來源:NET1640

八年前的今天,

2010年8月28日,

有一位老太太在北京辭世。

她走后,按照生前與丈夫的約定,

遺體捐獻給醫院做研究。

她絕不麻煩別人,

自己能做的事都自己去做,

晚年看病,從不打電話叫組織派車,

都是由老保姆攙扶著去的。

退休后,

她唯一一次很嚴肅地“召見”單位負責人,

竟然是為了打聽遺體捐獻事宜。

切如此平凡,

但這位老人不是平凡人。

她的人生,她的成就,她的家族,

都足以讓世界銘記。

然而,在這個娛樂至死的年代,

八年前,很多小鮮肉娛樂明星還未出道,這位老人已走完一個世紀的風雨,如今小鮮肉們大紅大紫,年輕人卻對這位老人一無所知,甚至連她的名字都未曾聽過。

追星的人們不覺得悲哀,

整天被娛樂的泡沫包裹著,

早就忘記了一個國家、一個民族,

最應該銘記的是哪些人,

最應該追捧的是什么精神。

所以,我今天要講講這位老太太的故事,

這才是我們應該以追星的態度,

去紀念的人物與精神。

她的名字,叫王明貞。

中國的三個居里夫人 女物理學家吳健雄,何澤慧和王明貞

“中國的居里夫人”這個稱號,曾被用在3名女物理學家身上:

一個是“核物理女王”吳健雄,

一個是錢三強的夫人何澤慧,

還有一個,就是王明貞。

有意思的是,這3人中,

何、王兩人還是親戚,

王明貞是何澤慧的表姐。

這就不得不說到近代以來中國最牛的科技世家:

王明貞出身的蘇州王氏家族。

1906年,王明貞出生于蘇州十全街王宅,

遠祖是被譽為“海內文章第一”的明朝大學士王鰲。

但實際上不用追溯那么遠,

王氏家族已經足夠榮耀——

王明貞的祖父王頌蔚,

是晚清軍機章京,蔡元培的恩師;

祖母謝長達是中國最早的女權運動家,

創辦著名的蘇州振華女校,

費孝通、楊絳等大師都是這所學校的校友。

王明貞的父親王季同,

是清末民初著名數學家、電機學家,

也是第一個在國際數學刊物上發表論文的中國學者。

伯父王季烈,

是中國近代物理翻譯第一人。

王明貞的哥哥王守競,

哥倫比亞大學博士,

是中國首位享有世界聲譽的理論物理學家。

姐姐王淑貞,

是上海婦產醫院創始人,

在婦產醫學界與林巧稚齊名。

王明貞的兩個弟弟王守武、王守覺,

都是半導體的頂級專家。

這樣的家族履歷已經夠牛了,

但還沒完:

王明貞的妹夫陸學善,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物理學博士,

是中國X射線晶體學研究的主要創始人之一。

家族中,和王明貞一起成長的,

還有表妹何怡貞和何澤慧。

新中國成立前,留洋的物理學女博士,只有7人,這表姐妹就占了仨。

何澤慧的丈夫是錢三強,

大名鼎鼎的物理“三錢”之一。

何怡貞的丈夫葛庭燧,

內耗測量裝置“葛氏擺”以他名字命名。

在這個超級科技家族及其聯姻中,一代之內就出了6個院士,分別是王守覺、王守武、陸學善、葛庭燧,以及何澤慧、錢三強夫婦。

百年以來,堪稱絕無僅有。

中國的三個居里夫人 女物理學家吳健雄,何澤慧和王明貞

相比之下,王明貞自己也不弱,

但她的求學經歷確實比較坎坷。

王明貞10歲那年,

祖母看到她在家給弟弟們穿衣服,

就憤怒地懟她的繼母:

明貞這時應當去學校念書,你怎么把她留在家里當婢女使喚?

王明貞這才進了祖母創辦的女校念書。

好在家族基因在那里,王明貞雖然入學晚,

但是天資聰穎,上學后連連跳級。

初中后,她隨家人遷到上海,

進了一所教會學校,成績全A。

中學畢業后,

繼母卻不想王明貞繼續讀大學,

王明貞感到前途迷茫,

其間差點被迫與父親老友的兒子成婚。

恰巧,她的姐姐王淑貞學成回國,

答應幫助妹妹上大學,

王明貞的人生才有了轉機。

20歲那年,王明貞進入金陵女子大學。

在大學里,她的天賦顯山露水,

她不僅跳級選課,

還經常為高年級同學答疑解難。

有個教授,僅僅因為她是低年級學生,

在成績單上給她打了個“B”。

這讓王明貞難以接受,一氣之下,

她轉校到了燕京大學物理系。

大學畢業后,

王明貞向往著像哥哥姐姐一樣出國留學。

沒想到,父親第一個出來阻攔,

提醒她還有婚約在身,

能讀完大學該知足了。

王明貞意志堅定,跟父親談條件:

要么讓她留學,要么讓她去死。最終,還是姐姐幫忙說服了父親,

王明貞與人家解除了婚約。

不過,申請留學之路并不平坦,

她先后三次失去機會——

1930年,她第一次申請美國密歇根大學,

獎學金申請到了,

卻因沒有路費赴美而放棄。

她是個獨立、倔強的人,

并不愿意向家里或哥哥姐姐要錢。

放棄后,她邊讀研究生邊兼職授課,

積攢留學的路費。

等到她攢夠了路費,

再次申請密歇根大學,卻通不過了。

無奈之下,

她只好參加當時的庚款留學考試,

一共考了三次,最后一次考了第一名,

這下應該沒問題了吧?

有問題。

主考官吳有訓,近代物理學大師,

卻帶有嚴重的性別偏見,

一看頭名是個女的,直接說:

派個女的出去學物理浪費錢,不如換一個男學生。

于是,命運又一次捉弄了她。

中國的三個居里夫人 女物理學家吳健雄,何澤慧和王明貞

幾番折騰下來,七八年過去了。

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那年,

她的表妹何怡貞已經拿到了密歇根大學博士學位,而她,還只能在國內給表妹寄特產。金陵女子大學校長吳貽芳,

聽說了王明貞的遭遇,很是賞識和同情,

便向密歇根大學寫了推薦信。

她這才終于,終于得到了全額獎學金。

好運總算眷顧她一次。

1938年,

當她抵達密歇根大學的時候,

她已是32歲“高齡”的留學生。

按照世俗的觀點,

她出身名門,不努力,不奮斗,

也會有家族的光圈罩在身上,

大可不必一個人漂洋過海,如此折騰。

但是,我感覺,

王明貞心里想的是——

我生來不是為了分享家族的榮光,而是為了增加它的榮光。

確實,她的家族應該為她感到驕傲。

在密歇根大學,

整個班上只有她一個外國人,

只有她一個女生。

入學后第一次考試,

只有她一個人考了100分,

而第二名只考了36分,

跟她比,差得太遠太遠。

她的物理天賦和才能展露無遺,

理論課成績基本都是A或A+,

四年課程,她三年修完,

在校期間,榮獲全美學生最高榮譽獎。

1942年,

王明貞拿到博士學位,

因為太平洋戰爭爆發,無法回國,

導師推薦她到麻省理工學院雷達實驗室工作。

在那里,她又是“唯一”,

是理論研究組中唯一的女性。

美國流行一句話:

為我們終結二戰的是原子彈,而幫助我們贏得戰爭的是雷達。

王明貞研究的重要意義,

由此體現出來。

她被稱為噪聲研究的開拓者之一,

一直到50多年后,

仍有美國學者寫文章指出,

王明貞的論文,比過去50年出版的著作要好幾個數量級。

1945年,

王明貞和導師烏倫貝克發表了

一篇關于布朗運動的經典論文,

至今仍在學界富有影響力。

據不完全統計,

這篇論文從發表以來至2010年,已被引用1500次以上,平均每年保持20次以上的引用。

物理學界將王明貞及其導師的研究,

命名為Wang-Uhlenbeck定理。

美國8年,是王明貞學術造詣的巔峰,

她一生發表論文才11篇,

是一名相當低產的物理學家,

很多人用一年就可以超過這個數,

但在質量上,

絕大多數物理學家用一生都無法超越她。

清華大學原校長顧秉林曾回憶說,

上世紀八十年代,

在王明貞脫離一線研究30多年后,

外國專家仍一致推薦一直埋名國內的她,

擔任國際學術會議的主旨發言。

中國的三個居里夫人 女物理學家吳健雄,何澤慧和王明貞

1946年,

王明貞回國后在云南大學物理系任教,

并遇到了俞啟忠,

后者后來成為了她的丈夫。

俞啟忠的家族——紹興俞氏,

同樣是近代以來中國最顯赫的家族之一。

俞啟忠的叔叔俞大維,

被譽為中國“軍工之父”,

曾任中華民國交通部長。

跟著蔣介石敗退臺灣后,

俞大維出任臺灣國防部長。

俞啟忠的哥哥俞啟威,

有另外一個眾人皆知的名字叫“黃敬”,

曾與江青有過短暫的婚姻,

解放后曾任天津市長兼市委書記。

不僅如此,

俞家與近代中國的幾大家族都有聯姻,

比如曾國藩家族、陳寶箴家族、蔣介石家族等。

結婚后,王明貞與俞啟忠再次回到美國,

繼續學術研究工作。

她在諾屈丹姆大學物理系做研究,

為美國的海軍部做課題。

然而,造化弄人。

不久,抗美援朝戰爭爆發,

中美成了敵對國。

因為不想為敵人工作,

王明貞決定回國。

由于當年雷達實驗室的工作經歷,

美國移民局對她百般阻撓,甚至嚇唬說,

如果王明貞偷偷回國,就要讓她坐牢。在美國最艱難的時候,

夫妻倆靠著俞啟忠在旅館打工掙錢,

維持生計。

然而王明貞無怨無悔,

她就是要回國,

幾次三番向移民局寄材料。

1955年,移民局兩個官員找到她,

對她說:滾吧!王明貞沒有生氣,她很高興,

她終于可以回國了。

中國的三個居里夫人 女物理學家吳健雄,何澤慧和王明貞

1954年,與俞啟忠在舊金

回國后,

王明貞被分配到清華大學教物理。

這意味著,她的余生只能由研究轉向教學,

特殊的年代和環境,決定了,

她再無法像另外兩個“中國的居里夫人”一樣,

可以潛心一線研究工作。

坦白說,

她失去了繼續成為偉大物理學家的機會。

在這之前,她是統計物理領域最有成就的中國人,但回國后,她的精力主要放在了教學上,導致長期以來在國內知名度并不高,與院士這樣的頭銜也毫不相干。

盡管如此,終其一生,

她的心態都非常好,無悔無怨。

當年與王明貞一起分配到清華物理系的,

還有錢學森在加州理工學院的同學徐璋本。

學校把徐璋本定為三級教授,

王明貞定為二級教授。

王明貞知道后,主動找學校,

要求把自己降為三級教授,

不然就離開清華。

她在清華的所有同事和晚輩,

對她最大的印象,

正是淡泊名利。

在清華教書育人,

王明貞可以底氣十足地說,

自己從未在課堂上講過一句廢話。

她不僅開創了統計物理學先河,

也以獨特的教學方法,

培養了一批物理學家、工程物理學家。

對王明貞來說,

這種不計個人得失、甘為人梯的精神,

不過是深入骨髓的教養而已,

不用刻意展示,

自然而然就流露出來,

而且一流露就是11年。

到1968年,

厄運又找上王明貞。

這一年,62歲的她與丈夫雙雙被投入監獄,

沒有罪名,

只有一句“你犯錯誤了”,

然后就是不停地審訊,不停地寫書面交代。

1970年春天,王明貞被轉到秦城監獄。

后來,她回憶起這段牢獄生活,

這樣寫道:

審訊員看到我悲傷的表情,嚴厲地訓斥我說:“你不要學你的弟弟。”

他們是怕我自殺,因為我有一個弟弟是在“文革”初期自殺身亡。

實際上,他們不知道我雖則不怕死,但確實不想自殺,我只要有一口氣而且頭腦清醒,

我就可以為我自己辯護,不讓他人把什么莫須有的罪名加在我頭上。

因此我在不想吃東西的時候,總是提醒自己千萬要維持生命。

在監獄中,

王明貞被要求讀馬恩列斯著作,

于是,她把《資本論》中為證明理論的數字,

在頭腦中演算了一遍,

從而發現了其中的錯誤。

通過這種方式,

她保持自己頭腦的清醒,

確保不會變成一個神經病人。

出獄的時候,

已經是兩千多個日夜之后。

她清楚地記得那一天,

1973年11月9日。

她一再追問自己及丈夫的罪名,

一個好心的人員后來告訴她:

“事出有因,查無實據。”就是這樣一場無妄之災,

耗去了她將近6年時間。

而他的丈夫,比她遭受了更長的監禁,

直到1975年4月才出獄。

四年后,

王明貞夫婦才得到平反。

他們第一次知道,

他們的入獄是受江青陷害,

因為俞啟忠的哥哥黃敬,

是江青的前夫,如此而已。

中國的三個居里夫人 女物理學家吳健雄,何澤慧和王明貞

從1955年回國起,

王明貞就像是物理學界的世外高人,

隱遁了起來。

在她1976年退休后,

她的名字被人遺忘得更快。

只有那些從事相關研究的人,

還在一遍遍重讀她為數不多的論文,

然后一次次被震撼到,

原來,

這位被教學和政治運動耽誤的“大俠”,

數十年前,就已經抵達了學術的巔峰。

王明貞卻急于把自己藏起來,

她知道自己遠離一線太久了,

每逢相關的國際會議,

國外學者點名要她出席,

她都一一婉拒,

深藏功與名。

在她90歲的時候,她說,

她慶幸自己還有興趣和精力,

設計縫制自己的襯衫和夾大衣,

自己做中式棉襖。

王明貞無兒無女,

只有一個年老的保姆日常照顧她。

她從不去麻煩學校和院系,

僅有一次,

她很不好意思地對清華物理系一位老師說:

老俞萬一走了,你們能不能來幫忙,我怕我抬不動他!

1995年11月,

她的丈夫俞啟忠離開這個世界。

他們之前已經約定,

死后遺體捐獻給醫院做研究。

跟王明貞一樣,

俞啟忠生前也是相當低調,

幾乎沒有什么人知道,

他是一個很有成就的農業教授。

2010年8月28日,

王明貞病逝,享年104歲。

在她住了40多年的家,

只有簡單的家具,

一張古樸的藤椅尤其顯眼,

從她回國一直用到她去世。

中國的三個居里夫人 女物理學家吳健雄,何澤慧和王明貞

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吳念樂回憶:

王明貞是那種能不麻煩別人,就不麻煩別人的人。她唯一一次很嚴肅地“召見”我,竟是向我打聽遺體捐獻事宜。

王明貞和俞啟忠,

這對理想主義夫妻,

用現在的話說,

他們是典型的“富三代”,家世顯赫,

但他們,終生過著清貧生活,

至死都想著,

怎么為這個社會多作點貢獻,

少添點麻煩。

今天,2018年8月28日,

王明貞逝世八周年紀念日。

重溫她輝煌而曲折一生,

也許我們每個人才知道:

一個國家可以少了任何人,但絕對不能少掉這種人!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体育彩票销售点申请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