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生是什么樣的人?害人狂康生的另一面
2019-06-17 08:12:23  來源:NET1640

康生此人,為了政治上的地位,瘋狂迫害人,道德墮落到了極端,是個超級害人狂。然而,他又是個多才多藝的人。才與德的巨大反差集中到一個人的身上,可謂是十分罕見。康生的惡行劣跡,經過數十年的解密公開,眾人已經很熟悉了,但對康生的才華卻很少有人知曉。原人民出版社社長曾彥修曾長期與康生打交道,本文摘選其對康生的回憶,為讀者介紹康生鮮為人知的另一面。

康生知識廣博,中國古代的文學藝術,幾乎無所不通。特別有研究的是中國的戲曲史。書法,篆刻,他全通。他的字就很好,刻的章,很好,畫的畫,也很好,但他從不拿出來。

康生是什么樣的人?害人狂康生的另一面

康生精通的東西,有時候到了不能想象的程度。京戲他全懂,不但懂,還會打小鼓。小鼓是京戲樂隊指揮,我親眼看見康生指揮過。一九三八年七月一號那天,大概延安第一次紀念建黨十七周年,黨校要開紀念大會,請馬列學院的所有學員去參加,同時中午、晚上會餐,同時晚上演京戲《打漁殺家》。江青演女兒蕭桂英,演得很好。那時江青很漂亮,二十七八歲吧。那個時候就知道,江青不但會演電影,還會演京戲。江青當時跟毛還不是一家人,還是黨校的學生。康生當時是黨校的校長,動員江青出來演蕭桂英這個角色,康生指揮樂隊。一九八O年我有次到廣西開會,遇到那時黨校的人,也是馬列學院的同學韓世富、李成鐵。我問,那天是不是康生打鼓?他們說,確確實實是康生。說大概準備了個把月,他們早就看過了。

康生一輩子工作緊張,什么時間去學這些東西呢?他在上海地下黨,管“特科”,更緊張。在蘇聯住了幾年,估計關于中國的書看得多一點,可以在莫斯科看中文古籍。但一九三八年能打小鼓,哪里學的?說明他是何等聰明。領導我們土改的時候,他還給我們講京戲。他問我們,你們懂不懂什么叫“水袖功夫”?他說,看一個人會不會演戲,戲的水平怎么樣,看出門水袖幾擺就行了。舊社會,“水袖功夫”這個說法很流行,比如說某某人的水平達到了“水袖功夫”,就是說好得不得了。我們青年中沒有一個懂。他給我們解釋,一個演員出來有沒有本事,水袖甩幾下就知道了。水袖不容易,你們不要小看,這個功夫能看出一個演員的修養,特別是青衣,雖然是甩幾下,但這個人的各種苦楚,各種悲愁都表現出來了。所以康生這個人對中國文化,不是知道一點點,而是知道得很多。他給我們分析《西廂記》時說,你們只知道王實甫的《西廂記》,其實董解元的《西廂記》比王實甫的好,一般人不知道。他說一點,就哇哇背出一篇,讓我們聽哪個好。他對中國這一套的了解,怎么來的?當然是自學的。他在蘇聯幾年,在延安那么多年,他是用功的。這個人聰明得很,記憶力好。他一九二四年、一九二五年就在上海大學搞革命,哪有那么多時間來學這些東西,不能不佩服他。

康生是什么樣的人?害人狂康生的另一面

康生的知識技藝如此高明,有些還具有相當難度,一般人甚至費一生之力也不一定能比得上他。在上層,在背后,都知道他不佩服齊白石,他還另外刻一閑章“魯赤水”與之相對,并蓋在自己消遣的畫作上。問題是他的這種情趣看似高雅獨行,其實僅是表面,想以此博名。而他日夜夢求從公私兩方面奪取高級文物的卑鄙劫掠行為,實在是太令人吃驚和可怕了。大約一九八O年或一九八一年夏天,我得到一張到故宮內某處秘密參觀的票,我去了,地址似乎是故宮東北部一個較小的院落,很舊。整個下午參觀的人大概只有二三十個,由一女專家介紹。女專家說,今天是看“四人幫”個人盜竊的國家文物。女專家的介紹很詳細,說被盜竊的文物,就是直接從故宮調出的,數量質量均以康生為第一,陳伯達為第二,江青為第三,姚文元為第四,張春橋沒有。這里面沒有一件張春橋盜竊的東西,這說明張春橋頭腦里只有整人害人的壞腦筋,他什么文化也顧不得要了。

康生這部分,我們也不過看看百分之一罷了。這部分是精品:康生是不會鬧江青這種笑話的。康生名下陳列出來的書籍是知名的中國戲曲專家傅惜華的藏品,應是全國第一了吧。康生他們把國家的、民間的“帝、封、資”文化積累都燒毀個干盡,他卻用國家權力把人家的文化精品搶過手去。

康生是什么樣的人?害人狂康生的另一面

康生搶的東西中,有一塊精美瓦硯,據女專家介紹,中國此種瓦硯,現存數只,均已外流,在境內就可能只有康生要去的這一只了。還有半只虎符,女專家說,是解放后在京郊發掘出來的,是玉質的,據說,一般是銅質的,玉質的至今仍只發現這一個。這些說明:康生要的是唯一的或罕有的。

康生的博識、廣學,懂得中國傳統文化,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恐怕是知道得最廣闊的。陳獨秀知道古學,但不精通這些東西。瞿秋白懂一點,似乎也不精通那么多東西。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蘇ICP備11068826號 | 違法信息舉報 | 聯系我們
体育彩票销售点申请书